主页 > 网络安全 > 正文

他们为何将自己的身体廉价出售

2017-12-02 16:23来源:网络整理

    视频回顾:女大学生一次性卖卵20颗 秒换苹果手机

    通过卖出20颗卵子,女大学生小雨获得2.5万元的报酬,转天买了一部iPhone7 plus手机。然而,让小雨牺牲健康卖卵的不是手机,是她的一无所有,是最残酷的消费主义。人体交易正发生在当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作者 |林深 沙捞越

    美编 | 黄山

    卖卵换iPhone不是新鲜事,卖什么的都有

    3月2日, 94年出生的女大学生小雨通过地下市场人工取卵,卖出20颗卵子。手术在公寓楼中一间私改的“手术室”进行,打大量促排卵针,取出卵子后,被安排在宿舍吊了三天的盐水消炎。

    取卵手术过程让小雨十分痛苦。决定卖卵子之前,她对手术的痛苦与风险几乎毫不知情。

    图:看看新闻

    通过卖出20颗卵子,小雨获得2.5万元的报酬,用来买了一部iPhone7 plus手机。她告诉记者,“我是真的缺钱,没办法。”

    除了卖卵,非正规、高风险的人体交易在国内屡见不鲜,屡禁不绝。

    从90年代开始,卖血在全国多地的农村大肆泛滥。“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拳,五十大元”,卖血被视为农民脱贫致富的手段。

    50岁以上的人,为了参与献血,甚至把自己的白头发染黑,以冒充年轻,继续献血;年龄小的卖血者,不惜谎报年龄,参与献血……一些地方在小血头的组织和怂恿下,多组成20-30人的队伍,长期游离于河南各个血站,以卖血为生。

    ——《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摘要

    根据《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这场卖血运动在1995年达到高潮,而疯狂卖血的结果是艾滋病的泛滥成灾。据估计,河南在1994年至1996年期间,因有偿献血造成的HIV感染总人数应该在30万人左右

    1998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生效,规定不可通过献血营利,非法组织卖血入刑。然而,卖血市场却仍在灰色地带存活:2017年2月,海淀区警方抓捕两名“血头”,牵出背后以高价招揽组织群众卖血并从中牟取暴利的非法组织。

    余华的小说《许三观卖血记》讲述了二十世纪中后期,许三观靠着卖血渡过了人生的一个个难关,战胜了命运强加给他的惊涛骇浪,而当他老了,知道自己的血再也没有人要时,精神却崩溃了。图:1号店

    卖肾同样也成为了一门生意。2012年5月,杭州非法肾源供养基地的人体交易被媒体曝出。该基地聚集了大群急切希望卖掉自己肾脏而获得报酬的年轻人——一颗健康成年男子的肾,国内统一行价3.5万元。

    出卖身体的人用巨大的健康风险换来的,也不过是正规医院医生一两个月的工资。那是什么让他们进入人体交易,谁又在其中获利?

    身体买卖的黑色利益链条

    不论是卖卵、卖肾还是卖血,地下人体交易都有类似的套路。

    图:土逗制作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要完成它却复杂得多。

    由于地下人体交易不能在阳光下招揽“货源”,于是以地下传销的方式招人,同时扩大中介团队的规模。

    卖肾网络的利益链条主要有四类人构成:“大哥”、“马仔”、“跟单者”、“医生”。

    东哥负责“销售”,接洽患者中介,打通医院网络,他拿走卖肾网络中的利润大头;而“蓝天”和“小胖”则负责“养人”:在网上招徕供体、接站、日常照料、买火车票送供体返程等事宜,抽取17%的利润点。

    供体中表现积极、可靠者会先被委以做饭、清洁、报告动态等任务,考察期过后仍未被“发货”者,则再去照顾刚做完手术被接回的供体。供体在联系上患者后,必须有一名“跟单者”,前往目的地与患者联络,完成面谈、签约、监督款项到账、照料供体术后头三天等任务。

    跟单者一般会有2000到3000元收入,其人选也全部在卖肾完成者中挑选。跨入跟单者,意味着正式进入卖肾网络。中介鼓励供体互相介绍朋友卖肾。介绍一名且体检通过给500元,手术成功给3000元。高额利润刺激以及缺乏监管,让卖肾成为半开放网络,越来越多人被卷入。

    ——新闻晚报 《流动“卖肾车间”藏身居民区 3.5万元卖个肾理由太随便》

    卖肾如此,卖血亦是如此:

    图:法制晚报


上一篇:卖肾的后果,Schroders Plc增持周生生29万股 耗资52…
下一篇:协进陶瓷,自然“瓷”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