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快讯 > 正文

【科技军事】石海明、杨晓琳:颠覆性技术与国(5)

2017-12-14 10:09来源:网络整理

具体而言,DARPA所从事的国防预研项目在给美国带来军事上的绝对优势之余,也必然是一项高风险的投资。因此,如何最快速、最准确地发现那些潜在的军事需求,这对于DARPA来说是最富挑战性的一项工作。在寻求创新灵感上,DARPA的项目管理人员特别重视利用协同机制从多种途径捕获创新灵感。例如,DARPA的技术机构,既注重吸收来自美国国防部咨询机构的建议,也注重吸收来自DARPA资助的技术团体的建议以及来自工业和学术界的建议,此外,DARPA的项目管理人员还注重利用大数据展开对国际技术前沿的调研,确保利用多种途径锁定颠覆性技术。

在具体的技术组织管理上,通常而言,DARPA采用由上至下的过程定义问题,采用由下至上的方法发现创新灵感。具体来说,由国防部长、负责采办、技术和后勤的国防部副部长和国防研究工程局的局长专门分配任务;由各军种的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联合作战司令提出要求;征求高层军事领导的意见,了解他们最关心且难以解决的问题;研究最近的军事行动,找出限制美国部队能力的情况;与国家空间情报局、国防威胁预防局、国防信息系统局和国防后勤局等机构进行讨论;与情报机构进行讨论,诸如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与其他政府机构或非政府机构进行讨论,诸如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国家科学院等;参观军种举行的演习和试验等。正是通过上述这种多方高效协同机制,DARPA才能发现潜在的军事需求而非现实的军事需求。

三、国家安全视阈下布局未来颠覆性技术的战略着眼点

国防科技创新能力是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决定性因素,努力提高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就要搞好颠覆性技术的谋划与储备,通过机制创新、理念创新及人才创新等,摆脱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牢牢掌握国家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命脉,为国家安全保驾护航。

(一)重视颠覆性技术背后的基础科学。伟大的抽象派数学家哈代曾经自豪地说:“我从未做过任何‘实用’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我的科学研究被发现有过,或者可能有过对现实世界造成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哪怕是一点点不同。……如果用现实的标准来衡量,我从事的数学研究的价值为零……”[vii]不过,哈代显然是谦虚了,抽象数学在军事领域有许多实践性的应用,密码术和电子保密技术就是其中的代表。这折射的道理其实就是基础科学与国家安全的关系。

我国著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王淦昌也十分强调基础科学研究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他曾说:“科学的发展永远离不开坚实的基础理论和实验研究,尤其是在高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更有必要加强基础研究。……我国核科学技术的发展,之所以在60年代达到一个高峰期,成功爆炸了原子弹和氢弹,这是与50年代所打下的基础分不开的。如果没有培养出一批理论功底较深的专业人员,如果没有在反应堆、加速器、核探测技术,以及核材料等方面的研究成果,我国要独立研制核武器并取得重大成就是不可能的。”[viii]


上一篇:外媒盘点DARPA九大改变生活惊人项目
下一篇:口述历史:回顾塑造无人驾驶行业的 DARPA 挑战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