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网+ > 正文

读书:互联网时代坚持独立思考,别把头脑外包给机器(2)

2017-07-10 13:19来源:网络整理

傅杰从古典学的角度,对互联网带来的治学风气之弊表达了忧虑。“现在的学者很多已经没耐心看一部完整的书,都是碎片的印象。”今人跟古人很重要的一个区别,是古人读书不容易,要抄、背。宋代伟大的学者朱熹就说过,宋代有了印刷术,得书容易之后,学者就不肯花那些背功、抄功了。到复印机出现的时候,学者的材料占据越来越多,但对材料的消化、融会贯通所下的工夫越来越少。后来互联网出来了,情形更不一样,资料都在互联网上,我们带着一部手机,就可以随便搜索,还可以随便听。

所以,治学形式上从背-抄-读-看-查-听,发生了很多变化。

另外,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之下,学问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因为出书太容易了。“以前的大学者,比如说宋史大家邓广铭注《辛弃疾》,那是研究一辈子的心血,先编辛弃疾的年谱,然后注他的词,一首词一首词把它考证清楚了。现在的年轻学者拿一个比辛弃疾大得多的宋人集子,依靠互联网,马上就作注,一注出来就出版,一注就多卷本,一个人注多本,哎呀学问太大了。但是你看邓先生的《辛稼轩词编年笺注》,他注出来的很多地方都是我不知道的。现在很多学者所谓的注,他注出来的地方我也能很方便地查到,我查不到的地方,他也不注,因为他也查不到。”

“在阅读形式和读书心态上,互联网都给读书人带来根本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从一个传统读书人的角度来说是万劫不复的。”傅杰说,“互联网带给我们的变化太快了,二十年前根本想不到世界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而二十年之后,互联网将会对传统学术、传统读书人的心态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还真不好说。”

互联网加剧了阅读浅薄化趋势

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怎样阅读?这是一个持续被讨论的问题。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2016年最新的调查,现在中国每年人均读书是7.8本,比前几年稍有提高,然而扣除心灵鸡汤、营销文字、成功学书,每个人一年读不了几本好书。移动互联网发达以后,手机阅读占阅读比重超过百分之六十,数字化阅读接近百分之七十,而纸面阅读只剩下百分之四十。

读书:互联网时代坚持独立思考,别把头脑外包给机器

汪涌豪

汪涌豪对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带来的纸面阅读下降、轻阅读盛行的弊端直言不讳,乃至大声疾呼。

“有人说我在手机上也可以读到好东西,但其实你不可能在手机上读长篇的好书。”汪涌豪说。他对经典好书在互联网时代受烂阅读、轻阅读的冲击尤感痛心。

汪涌豪举了中美两国大学生的一个阅读调查为例。美国大学生的图书阅读,普遍是看柏拉图的《理想国》、霍布斯的《利维坦》、马基亚维利《君主论》、亨廷顿《文明的冲突》等著作,我们中国大学生看的却是《藏地密码》《盗墓笔记》等类型小说。汪涌豪本人对《利维坦》特别有心得:“利维坦本来是《旧约》中怪兽的符号,作者用它形容一个国家膨胀以后、国家暴力对人性、社会的压抑,所以国家和政府、人民之间要有个契约关系。这个讨论非常精深,被认为奠定当代的西方政治哲学全部的基础,所以美国学生看《利维坦》是有道理的,因为人不仅属于一个家庭,他还是社会的人,他可能还是个政治人。国家、政府的情况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但在中国,真正的好书知道的人还是少。有一句顺口溜概括形容了当下的流行阅读趣味:“学者电视说书,小说穿越盗墓,潜伏就在职场,养生手到命除。”情形非常不容乐观。

汪涌豪提到美国名记者尼古拉斯·卡尔的书《浅薄》,该书副标题是“互联网怎么样毒化我们思维”。对此书观点,他有共鸣。“本来你在内容里面潜水,你深深进入到文本当中,与它共呼吸、同命运,你被它深深地感动。但现在读者只是在字面上滑行,根本进不了文本。互联网改变了你的记忆程序,改变了你的神经线路,以至于你再看《追忆似水年华》觉得太长,《战争与和平》太不能接受,让你变得没有耐心追踪那些深刻的东西。”


上一篇:鹏华移动互联网(160636)主页
下一篇: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