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R > 正文

难以弥补的黑洞 泥瓦匠虚开增值税发票大案惊天(3)

2018-01-12 14:14来源:网络整理

  警方查封吴芝刚的财产时,仅仅扣押冻结的财产就有四百多万元,其中有三百七十多万元无法说明来源,而根据海淀区国税局提供的吴芝刚个人经济收入状况,他一年全部收入3.6万元。只参加工作3年的吴芝刚却拥有了他需要工作一百多年才能够合法拥有的巨额财富。

  查获陈学军资产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浮出水面

  这是一个内外勾结、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伙,成员之间分工明确,层次分明。陈学军幕后操纵,物色“客户”,控制票源;原国家税务工作人员吴芝刚利用职务之便予以策应,源源不断提供票源,嚣张到“不分白天黑夜、不分上班下班、也不管是否有人在场”的程度……

  就这样,陈学军和吴芝刚联手制造了价税合计33亿元的惊天大案,引起了公安部、国家税务局高层的注意。

  2000年下半年,一封又一封举报信不断飞向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国家税务总局,有的还直接寄到了中纪委。举报信中说,在海淀区的一些大宾馆饭店里,有一个叫陈学军的人,伙同税务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出售、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且数目惊人。许多企业从陈学军那里非法购买空白增值税专用发票,借以偷逃税款,致使国家税款大量流失。

  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接到举报线索后,迅速组织警力,对陈学军等人开始布控,并暗中侦查。公安机关一方面抓紧调查,摸排线索,锁定目标,另一方面麻痹犯罪分子,等待时机。经过两个多月缜密侦查,基本查清了陈学军与税务人员相互勾结,非法出售、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

  2001年2月19日,为照顾生病的吴晓红,陈学军带吴住进翠宫饭店。狡兔三窟的陈学军万万没想到,警方早已在这里布下罗网。在拘捕陈学军的当天深夜,警方又到吴芝刚家,将熟睡的吴芝刚擒住。公安人员在海淀国税一所吴芝刚办公桌上起获多张电脑软盘,其中一张软盘经市公安局和海淀国税局人员共同破译,内存有以持久公司名义向全国各地企业虚开的一千一百余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资料。其中,有开具的每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受票单位的名称、地址、购销双方银行账户、所购物品名称、数量、开发票人、发票号码、税额、税率、出货情况等内容。

  2001年7月19日,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在北京专门组织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公安和税务机关有关人员召开案件协查会,对这一涉嫌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案件进行协查取证。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反馈材料,多到用卡车拉,堆起来有半间屋子。通过此案线索,各地公安机关又先后破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44起,抓获一百余名犯罪嫌疑人。

  经过缜密的调查取证,仅仅冻结查获陈学军的资产就达一千多万元。至此,建国以来虚开增值税发票第一大案露出冰山一角。2002年6月3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将陈学军、吴芝刚和吴晓红制造的这起涉案金额达33亿元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案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此案涉及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的很多家企业,据估算,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流失到社会上,虚开计税总金额可达200亿元……这使得陈学军创出了两个第一:建国以来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第一大案;涉及该案的卷宗多达749本,创下北京市法院乃至全国法院此类单个案件的卷宗数量之最!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2003年11月3日,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审判处被告人陈学军、吴芝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财产;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被告人吴晓红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没收全部财产。

  编后

  以陈学军为首的犯罪团伙覆灭了,部分流失的税款被追缴,但由这起案件反映出的一些问题却不能不引起人们关注。

  虚开增值税发票猖獗,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这背后有一个巨大的“买票市场”。虽然近年来各级公安机关一直保持严打高压的态势,但受利益驱动,不法之徒不惜铤而走险。在火车站、农贸市场等人流繁杂之处,行人经常会听到“要不要发票”的问询;一些公司的办公室,甚至还出现背包的倒票者……陈学军正是看着别人倒卖增值税发票发财而悟到其中“诀窍”的。有倒卖、虚开增值税发票者,是因为有违法接受的企业,买方和卖方连接,构成了一条罪恶的链条。不严惩违法买进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企业,就不可能真正铲除滋生这一犯罪的土壤。


上一篇:北京最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宣判 2人被判死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