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R > 正文

难以弥补的黑洞 泥瓦匠虚开增值税发票大案惊天(2)

2018-01-12 14:14来源:网络整理

  陈学军等人通过非法出售、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敛聚起大量黑钱。2000年8月,陈学军买了一辆价值近百万元的宝马轿车。陈学军开着这辆白色“宝马”,整天出入宾馆酒楼,招摇过市。据陈学军交代,这辆“宝马”是他从事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生意不到一年的“收入”买下的。在北京亚运村的一处公寓里,陈学军拥有一套面积一百七十多平方米,价值一百三十多万元的高档商品房。在浙江杭州,陈学军出手不凡,用现金一次性购买下价值304万元人民币的别墅。陈学军被逮捕时,他信用卡里的余额仍高达390万元。

  每次陈学军回到自己的家乡临海市,总是一副大款派头,他给乡亲的印象是在北京做生意发了。因此陈每次回家,都有不少亲戚朋友和老乡,要求跟他一起上北京,也“沾光”挣点钱。陈学军也不推辞,反正他在北京的“生意”做得大,手下需要很多喽罗张罗找买主。把这些人带到北京以后,陈学军把有些小一点的“生意”让给自己的亲戚做,让他们都能挣点钱。正因为如此,在陈学军的老家甚至有一个尽人皆知的荒唐说法:谁要是能够巴结上陈学军,马上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陈学军对他的女友吴晓红更是慷慨。吴晓红被警方拘捕后,仅仅从她持有的中国建设银行龙卡、工商银行牡丹卡、招商银行一卡通等做统计:吴晓红有个人存款人民币九十八万余元。:

  拉拢税务人员联手掏出巨大的税务黑洞

  手头上已有多家虚假公司的陈学军,已经不满足于单线外围作战了。他想要打入税务所内部,与税务所内部人员联手,真正把“事业”做大。有了这个想法,陈学军开始派人调查税务所内部人员的情况。很快,陈学军就把目标锁定在比自己小一岁的吴芝刚身上。这个吴芝刚,从河北农村考上大学后分到了海淀区国税局税务一所,负责销售发票工作。他左眼失明,平时少言寡语。陈学军在中关村一家高档酒店里宴请了吴芝刚,这两个同样怀着暴富心理的年轻人,很快就成了狼狈为奸的朋友。

  通常,公司企业到税务所领购增值税发票需要经过四道程序:审批,开小票,收款,售发票。这其中最关键的是吴芝刚负责的开小票,吴芝刚开票时要在电脑上录入企业的税务登记证号,将审批的票证类别和数量录入,打印出用于领购增值税发票的小票。也就是说,一个企业用多少发票,吴芝刚掌握得清清楚楚。陈学军的空壳公司短期内领购数量巨大的发票,没有吴芝刚是不可能的。

  陈学军开始找吴芝刚,是要吴芝刚帮他通风报信,以免出事。吴芝刚爽快地应下来,经常提醒陈学军逃避上级有关部门的稽查。有一次吴芝刚听说上级要检查,马上给陈学军打电话关照:“你公司有问题,多注意一下。”之后,随着交情的加深,吴芝刚开始死心塌地帮陈学军买票。每次陈学军安排人去买发票,都提前在电话上告诉吴芝刚,吴芝刚跟负责审批的同事打招呼,他开完小票,剩下交款和领票的事情就简单了。尽管领购增值税专用发票控制得很严,但陈学军的手下通过吴芝刚每次都可多领几本。陈学军每次多领发票后,均给吴几万元现金作为回报。

  2000年9月,吴芝刚给陈学军打电话说,捷优特公司出了点问题,但它的卡还能用。吴芝刚让陈学军办一家新公司,他可以用捷优特公司的卡来读票。后来陈学军买了泰和永兴公司,并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相关手续交给吴芝刚,让吴芝刚拿去办防伪税控系统,办后就能买票了。没几天,吴芝刚很快将相关材料还给陈学军,告诉陈事情办妥,可以领票了。

  当然,陈学军给吴芝刚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有一个时期,吴芝刚几乎是用袋子装钱往家里拿,具体是多少他根本就没有数。2000年7月的一天,陈学军将吴芝刚邀到当代商城门口,说有一件礼物送给他。见面后塞给他一个尼龙袋。吴芝刚随即把尼龙袋拿到银行去存,从袋子里一下取出20元万元现金存在龙卡里。吴芝刚结婚时,陈学军帮他大操大办,在上地花园酒店办酒席,整个婚礼花去1.6万元,陈还送给吴一对“卡迪亚”情侣手表,价值四万七千余元。


上一篇:北京最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宣判 2人被判死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