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R > 正文

经济半小时独家专访全国最大虚开增值税案主犯(3)

2018-01-12 14:14来源:网络整理

  尽管吴芝刚只是一名普通的税务职工,但他却是在至关重要的发票组工作,负责为企业发放发票。正是这个关键的职位吸引了陈学军。于是,陈学军想尽办法找到了吴芝刚。

  吴芝刚:“1999年10月份的时候,他的公司的一个会计到我们这儿来买票的时候跟我认识的,我通过他的会计跟他认识的。”

  记者:“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

  “我跟他认识是吃饭时。”

  “在餐桌上认识到的?”

  吴芝刚:“对。在一个海鲜大酒楼上,一个海鲜馆好像是,说句实话,当时对他也没有在意过,以为就是一般的业务上往来的一个单位。随便吃一顿饭,然后没什么交往了,从来没有注意过。”

  正是这个在吴芝刚看来并不受重视、没有什么交往的陈学军,在随后两年里,共送给吴芝刚价值3万余元的情侣表一对和20万元的现金,两人的交往变得密切起来。

  记者:“你觉得陈学军、吴晓红他们对你比较好,是出于什么目的?”吴芝刚:“到今天了,也不用冠冕堂皇的。现在说来,就是利用这层关系。”

  “利用你的关系?利用你是税务局内部人员,能够给他们提供方便?”

  吴芝刚:“对,应该这么说。”

  “也就是说他看中的不是你个人,而是看中,你是税务局工作人员。”

  “那肯定得这么说。”

  此后,吴芝刚便为陈学军虚开增值税发票大开方便之门。他利用工作之便和计算机专业技术,用非法获得的密码进入防伪税控“认证”体系,为陈学军提供了10000多份的增值税专业发票。成了陈学军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票源。虚开税款达到了3。93亿元。

  记者:“你认为你还是有罪的?”

  吴芝刚:“是,我自己承认这一点。”

  “你认为自己有什么罪?”

  吴芝刚:“确实在他们虚开发票的时候,对于他们虚开发票有帮助的行为,我们卖给他们都是空白的发票,我认为就是他们一个企业运转起来,需要(发票)的量大一点,我可以操作的时候违规一点,不按正常手续走让他们买得多一点。因为一般的企业买都是100份、200份,他们后来都是买到500份、600份。”

  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处处长胡跃庭:“陈学军和吴芝刚两个人,通过他们自己的交往,私自地串通,内外勾结,陈学军在外面,吴芝刚在里面,大量骗取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且进行大肆倒卖和虚开。”

  于是,吴芝刚和陈学军内外勾结,一个负责票源,一个倒卖发票,两人上演了一场全国最大的倒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两人的犯罪活动终于在2001年东窗事发。

  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检察官郭健:“陈学军(案)其中有80%的增值税发票都是通过吴芝刚,利用吴芝刚的职务便利非法从国家的税务机关领购出来的。”

  “这是一个内外勾结的?”

  郭健:“对,他们是一个共同的团伙犯罪虚开的,是电子版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就是一张增值税发票,开出的价税数额非常大,因为手写版的增值税发票,最多虚开的数额一张票可以虚开一万多元,但是电子版的增值税发票虚开的一张增值税发票数额可以开到十几万元,这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这种犯罪实际上跟以往的犯罪相比,它的社会危害性、恶劣程度应该是比较严重。”

  记者:“那么在这个案子当中,陈学军他们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最大的一张面额是多少?”

  “陈学军虚开增值税发票最大的面额一般情况下,都应该在100万元左右。”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吴芝刚毕业于扬州税务学院,他曾经是当年就读的中学中唯一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但仅仅三年之后,对因为虚开增值税发票,他便开始了牢狱生活。而现在年仅29岁的他,即将走向生命的尽头。

  记者:“最对不起的人是谁?”

  吴芝刚:“对不起我妈妈。”

  “为什么?”

  “因为养了我20多年,刚刚上班没几年就被抓了。”

  专访:国家税务总局专家

  在对陈学军、吴芝刚宣判前,北京市海淀区国税局还有三名工作人员,朱宇彤、王慧丽、李建平以玩忽职守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办案人员核查发现,在他们负责的增值税发票发行计算机系统中,有许多资料已经被人非法更改和重写,致使许多不具备资格的公司顺利得到了发票。针对税务机关内部监控存在的这些疏漏,有没有办法在制度上予以消除呢?我们今天还采访了有关专家。


上一篇:成都开展首届绿色骑行活动 呼吁文明使用共享单
下一篇:买鸭子被“宰”上高速遇暴雨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