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R > 正文

经济半小时独家专访全国最大虚开增值税案主犯(2)

2018-01-12 14:14来源:网络整理

  据陈学军后来向记者透露,做包工头一年只能挣下10万元。1991年他放弃了泥水包工头生涯,一个人到北京做电脑配件买卖。在司法机关的安排下,记者采访了羁押期间的陈学军。对于放弃做包工头,陈学军和记者有这样的对话。

  记者:“包工头是一般人还是比较令人羡慕的一个职业,就是说能挣的钱还是很多。”

  陈学军:“要饭的。跟着别人去要饭的,不是一个很羡慕的职业。”

  1998年,陈学军在某娱乐场所找坐台小姐时,认识了后来成为女友的河南安阳来京人员吴晓红。陈学军承认于2000年用吴晓红的身份证注册了一家公司。法人代表是吴晓红。

  陈学军:“我只知道我当时在那几张表格上签了字,然后这个公司就有了。”陈学军告诉记者,他们第一次倒卖增值税发票,就挣了五六千元。“可能有十多张吧,都卖给广东人了,空白的都卖给广东人了,当时是拿了五六千块钱吧。做第一次的时候当时一千块钱左右一张。”

  记者:“第一次做这个虚假的增税发票,拿到那五六千块钱以后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

  “也感觉挺害怕的。”

  陈学军承认害怕是由于明白自己的行为是犯法的。他也曾想过就此收手,但一位从事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广东人安慰陈学军说:“没事。抓到了大不了罚款。”陈学军见身边那些所谓的广东朋友,虚开增值税发票没有被抓到。尽管害怕,但没有就此收手。

  记者:“那后来尽管害怕,为什么还接受要做呢?”

  陈学军:“最后还是看着他们也往外卖,都没什么事情。我也偷偷从他们手里拿了,最后也卖了一点。”

  “那第二次跟第一次,相隔了多长时间?”

  “差不多几个月吧。”

  记者:“第二次你买了多少?”

  “我差不多,反正五十张以内吧,大概的,我也记不清了。”

  从第一次的十几张,到第二次的四五十张,陈学军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司法机关最后认定,他和吴晓红利用公司用报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涉案金额达3.93亿元,是目前我国破获的虚开增值税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在浙江临海采访时,陈学军的父亲曾托记者带给陈学军一句话:好好交待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同时还托记者给陈学军带去6岁女儿的照片。在征得司法机关的同意后,记者将这句话和照片带给了陈学军。

  陈学军:“这个我对不起我父母亲太多了,他们从小把我培养到那么大。”

  陈学军6岁的女儿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一直由陈学军父母照看。目前寄宿在临海的某幼儿园里。

  陈学军和吴晓红用虚开增值税挣的钱在亚运村附近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办手续时也是用吴晓红的身份证。户主落款是吴晓红。

  陈学军:“我后悔。”

  独家专访主犯吴芝刚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陈学军虚开倒卖增值税专用发票能够得逞,离不开在税务部门的内线相助。这条内线就是北京市海淀国税分局税务一所的工作人员吴芝刚。可是,当时的吴芝刚走出大学校门才两年多,无论是职务还是资历都只能算是税务机关的新人。他又怎么给陈学军提供方便呢?

  2001年2月19日深夜,当陈学军和他的女友吴晓红在北京上地花园酒店被抓获的时候,吴芝刚也在家里被捕。虽然,他此前的职务只是北京市海淀国税分局的普通员工,但是,在陈学军眼里,他的地位却非同寻常。因为,吴芝刚在税务所的发票组,主要负责将领票企业的资料输入电脑,然后打出发票的票样。

  记者:“咱们都是上过大学的人,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你现在坐在这个位子上,心理有什么感觉?”

  吴芝刚:“什么感觉?挺后悔的。”

  “因为什么事?”

  “起诉书上写着,虚开增值税发票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吴芝刚,1997年从扬州税务学院毕业,来到北京市海淀区国税局工作,成了一名普通的税务职工。到2001年,毕业仅仅3年多的吴芝刚,个人财产就达到了400多万元,但是对其中的380多万元,吴芝刚却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三年多平均一年有100多万的收入,你觉得这个收入都是正常的吗?”吴芝刚:“正常就不叫不明财产了。”

  “你自己也承认,这是不正常的。不正常体现在哪?”“与收入明显不符。”

  “这些财物是从哪里来的?”

  “说不清楚,因为过去太久了。”


上一篇:成都开展首届绿色骑行活动 呼吁文明使用共享单
下一篇:买鸭子被“宰”上高速遇暴雨 “(图)